香烟

阅读时注意

这篇文章实在太久远了,可能充斥以下内容:

  • 令人不适且非常奇怪的口语/萌二式文笔
  • 受年龄经验导致浅显且幼稚的“技术”类文章
  • 情绪宣泄、个人隐私、对生活的无端负能量抱怨
  • 中二病

阅读这些文章可能让你产生不适或嘲笑感,请谨慎甄别。

今天是母亲节,一家人理所当然的来一场聚餐,选择的是离家不远的火锅店。

 

我有个坏习惯——当然也不能叫坏习惯,因人而异,我喜欢抽烟,而且基本是一天一包烟的程度。

 

当然抽烟的人十个人里十一个都知道抽烟有什么坏处,除非那个人生活受到了打击,或者世界末日,没有烟草继续生产,否则这个习惯基本改不掉。

不抽烟的那种无法忍受、抓心挠肝的感觉,想必是个抽烟的人都能知道那种酸爽。

所以可以认为,如果一个人劝你不要抽烟,要么这个人不抽烟,要么这个人实在没话题了。

 

饭桌上,没有什么故事,但茶余饭后,总想抽一根烟。

俗话说的好,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我当然没当过活神仙,所以也不知道活神仙多爽,反正——饭后的那根烟真的很爽。

据说科学报道饭后会让你的各种器官变轻松,所以这时候抽烟能更加的吸入香烟里的上瘾物质,当然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一句关我P事代表了我的心声。

 

 

我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衣兜——那里永远都会躺着一盒烟,无论风雨。

不过,细心的我闻了闻空气里散播的火锅香料味道——奇怪的是,并没有平时饭店里那种特殊的烟、酒、菜混合的气味,而只有酒与火锅香料混合。

 

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抽烟。

 

这家火锅店我也算常客,无论家庭聚餐,还是我找朋友聚餐,基本都会在这里。

虽然味道一般般,但这家店吃完后总会送你面值较高的时效代金卷,这种抓住我这样小市民心态的营销手段,我表示强烈鄙夷并且……下次还去。

 

我想说的是,我以前在这里吃饭,永远都是毫无忌惮的抽烟,别人也是。

 

 

难道是店面禁止抽烟了么?我并没有看到新增了什么“禁止吸烟”的告示牌,尽管,从道德上来讲在饭店里抽烟是不好的,不过这对于一个饭后吸烟者来说是无解的。

 

我再次仔细的环望四周后,却发现这似乎无烟的火锅店里一丝异常。

抽烟的人很多人都有一种特异功能,那就是看一个人凭直觉就能知道这个人抽不抽烟,硬要说怎么凭直觉法,可能是抽烟者共有些什么特性吧……

 

我看到的是,同样有几个人也在四周张望,他们同样带有和我相同的表情——纠结,与一丝痛苦。

 

大概,他们也和我一个想法吧。

想抽烟,但又碍于没有人抽烟,所以也不会好意思抽烟。

 

显然现在不是夸奖我国平均国民素质提高的时候,我等了一两分钟,再次环望。

 

那几个人仍然没有抽烟。

 

 

抽烟的人仍然有个不死定律就是,抽烟≈上厕所。

不知为何,厕所这种迷之环境,总能让吸烟的人大脑产生亢奋。

 

语文不好的我也无法形容厕所和香烟到底有什么羁绊,或许你可以去问问身边吸烟的朋友,看看他们有什么见解吧。

 

就在我脑海里充斥了几分钟“抽还是不抽手里这根烟”,四处紧张环望的时候,想上厕所的感觉突然出现了…………

 

 

好吧,你们几位哥们在这里慢慢相思,小弟我先走一步,我们厕所见。

这么想着,我找到了厕所,同时也闻到了淡淡的烟味,看来还是有先辈忍不住来了一根啊——

 

我像是贼一样偷偷的点上一根烟,生怕哪个大妈闯门而入说让我扔掉手里的烟。

自己像是一个小孩一样,偷偷摸摸的做着背着人的事情,不知为何,又或者是喝了点酒的原因,我竟然有那么一点点亢奋……

 

香烟的味道充斥鼻子,香烟里的快感顺着鼻子进入大脑,进入全身。

喝完酒加上饭后的那根香烟,拥有崇高的不可抗拒力。

 

 

我被酒精折磨导致浑噩的大脑,似乎也因为这一口香烟得到了释放。

 

我低下头 ,看着手里的这根烟。

卫生间内尽管灯光很亮,但我却认为手里这跟香烟的烟头更亮。

它慢慢的燃烧着,释放出让人舒服的香气。

 

不知为何,我看这丝烟气,竟然入迷。

它不紧不慢的向上飘,我的思绪也跟着这丝烟气飘向远方。

 

 

就像是那些廉价情感小说的剧情一般,我竟然真的回忆起小时候一些事情。

 

 

 

——————————————————————

 

 

 

如果我没有在晚上睡觉被莫名其妙的外星人带到它们飞碟里篡改了记忆的话,我想我第一次抽烟应该是小学五年级的事情。

我有一个表哥,我和他从小玩到大,他比我大三岁左右。

虽然大三岁,但代沟并不多,他很喜欢我,嗯,虽然小时候他和同龄孩子玩捉迷藏的时候我总像是个跟屁虫粘着他非要让他带我玩,最后导致因为我藏起来跑的慢而摔倒被路上的台阶磕破了头骨头破血流而成为他的累赘,他也不会在意我小时候成天玩他的电脑,甚至瞎逼格式化他的硬盘,他更不会在意我小时候因为他不给我零食而导致我没事就去找他爸打小报告。

做哥哥的就一定要这么大度嘛,是不是~

(他六月左右应该会从非常热的迪拜回来一阵,到时候我估计又要请几天假抱着我的电脑去他家疯狂玩几天,他一定还会因为夏天三十多度的长春“太冷”而让我关上窗户,但我却以屋内烟味太大想要通风理由无情拒绝)

 

实际上,虽然我粘着我哥让他很烦,但我俩玩起来的熊样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以我俩一直都是好玩伴。

 

小时候开始,我就隔三差五就跑到我哥家去住,要说为什么,因为我哥家就在我家旁边,是名副其实的邻居。

 

尽管我妈不会同意我没事就去我哥家住的请求,但我每次都能找到好的借口让我妈无言以对,然后乐呵呵的跑到我哥家,我哥用一种“又来了啊”的奇妙眼神看着我。

 

那天,小学五年级,我和往常一样跑到我哥家住夜。

 

 

很多小孩子,都有一种天性,那就是想要自己的“空间”,这种“空间”并不一定是物理层面的空间,而是想在父母的眼皮下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情。

比如我小时候经常喜欢和一群熊孩子找几块废弃的石板搭建起“房子”,然后都吃力的挤进去,买上一包干脆面,放上一张纸摊开,把那一块面饼揉碎,然后每个人平分一小摞碎渣。

我们流着被冻感冒的鼻涕,笑嘻嘻的看着其他人,用着小脏手,享受着自己的那摞干脆面。

那种纯真的快乐,只属于小时候——熊孩子的我并没有什么亮晶晶的童年,真是对不起整个人类社会了,噗。

 

同样的,背着父母做一些他们看不见的事情,那种刺激,生理上分泌的激素,都是“空间”的一种。

 

以心理学来说,像我这样喜欢一个“空间”的孩子,多数都是被父母管教过严导致的,我理解,我也不理解。

 

所以我喜欢去我哥家。

 

习惯性的和我哥嬉皮到天黑,去他家吃了顿饭,他的父母,见我当然是见怪不怪,就好像自己家孩子一样。

我哥小时候有我最梦寐以求的环境——有自己的电脑,并且,有属于自己的卧室,晚上睡觉甚至可以插上门,做爱做的事。

而我还要和父母同床共枕,一父一母左右,我夹在中间。

当然,我比我哥小三岁。

 

对于小孩来说,未知的黑暗是恐惧的,而“已知的”黑暗是让人亢奋的。

饭后关上灯,他的父母也进入自己的卧室准备睡觉。

这,才真正属于我和我哥的开始。

 

他父母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就好比跑步比赛的信号枪一般,我俩假装躺床上睡觉的动作,瞬间崩坏,一起“嘭”的跳了起来——

我们开始拿出自己的“红外线”(一种强光束,小玩具,几块钱一个,能照出一个红点,照很远),互相疯狂照射,就好比拥有超能力一般,又好比手里拿的是《星球大战》里的激光剑,谁的“光束”先打败对方谁就能拿到胜利的王冠。

 

就这样,我俩呼呼哈哈在床上嬉皮了一会,发现“红外线”并不能满足我俩的“熊”欲,因为这种光照到身上没有任何作用,最多照到眼睛上能导致短暂的不适罢了,但我俩却在那里脑补激光照到互相身上导致的后果,然后兴奋的小声尖叫。

我俩都同时关掉了手里的“红外线”,战争仿佛一瞬间停止了,那一刻是异常的安静。

 

不,事实上是,几秒的沉寂,我俩简直是心有灵犀一般,一起看向了床上的……枕头。

接下来一瞬间,我俩同时都拿起自己的枕头,惨烈的战争依旧持续,这是很多人都玩过的游戏——枕头大战。

 

我们拼了命一样拿着枕头挥舞,身上出汗都没有察觉。

 

玩着玩着,也就越加兴奋,我俩从偷偷摸摸的不让他父母发现,到最后开始“嘭”、“嘭”的挥舞枕头并且大声兴奋尖叫。

终于,BOSS到来,他的母亲打开了她的卧室门,我俩一瞬间动作都僵硬住——她的母亲虽然不是我的母亲,但都是“母亲”,就像是学生时代的老师一样,“老师”这个词,无论如何都会让任何学校的学生产生一丝恐惧感。

 

他母亲有些生气的表情打开了我俩的卧室,啪的打开了电灯,毫不顾忌的开始批评我俩——

几分钟后,他母亲说的也是口干舌燥,来了几句“总结”,关上了我们卧室的电灯,然后回到自己屋子里关门睡觉了。

 

我和我哥相望,吐了吐舌头,因为我俩的“熊”,被骂不是少事,所以并不会在意。

只不过看样子今天是玩不了“枕头大战”了,从他的脸上能看出“不尽兴”的表情,仿佛刚才的世纪大战一定要分出胜负。

但时间有的是,今天硬是要玩的话,他母亲估计会非常生气的。

我俩只能怂个脑袋放下枕头,把它好好的放在床边。

接着又拿起“红外线”进行一番“扫射”,但我们知道“红外线”的乐趣远远没有枕头大战爽,况且刚才的“大战”使我俩都用尽了力气,疲惫感涌上全身,是时候该睡觉了。

 

 

“不玩啦,以后再玩”这么说着,我铺好被子准备睡觉。

 

“等等……”

我哥慢悠悠说出了这两个字。

 

————————

但对一个熊孩子来说,这两个字价值千万。

“等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哥还有“最终王牌”,意味着——

这不尽兴的夜晚或许能因为这张王牌得到满足。

 

我双目重新冒出光彩,盯着黑暗里我哥的背影,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做什么,但——

管他呢,一定很他妈好玩!

 

 

他踮脚走到卧室门口,屏息听着客厅的声音,似乎他的父母都已经睡着,他慢慢的关上自己卧室的门,然后……反锁。

 

我更加的兴奋了,一定是什么“见不得人” 的 “空间”,到底是什么呢?我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哥一举一动。

 

他站在窗台上,以他的身高,恰好能碰到他屋里衣柜的最上方,他用手划了划,似乎再找什么东西。

 

“找啥呢??”我已经忍不住兴奋,张口询问。

 

我哥一个“嘘”的动作,示意我不要出声。

焦急的我并不知道葫芦里买什么药。

 

几秒后,他似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握着那个东西,从窗台上跳到床上。

 

然后给我看。

 

我见过这个盒子,这个叫烟,我爸天天抽。

 

我似乎有些不理解,也有些沮丧,难道这就是“最终王牌”么。

我哥拿出两根烟,很有荣誉感的看着我,尽管在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给了我一根,我虽然沮丧,但转眼间新的兴奋到来——

香烟,都是大人的东西,虽然那个味道很呛鼻,我也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这种东西,但一定有自己的缘由吧。

我如果抽了这根烟,

 

 

 

我也就是大人了吧?

 

 

——————————————————

我哥拿出打火机,自顾自的走到窗台,打开窗户,悄悄的点上手里的烟,又怕自己火机“啪”的点火声惊动父母,点上烟后先屏息听父母也没有什么动静,等了会发现一切正常后,开始慢慢的抽上那根烟。

 

我怔怔的看着我哥,我并不知道他会抽烟,那时候他是初中二年级的年龄,当然不是“中二”,而是名副其实的中二。

 

我走到他旁边,看着他抽烟的表情入迷。

好久我才恢复呆状,我开始问我哥:

 

“诶??你什么时候会抽烟的?”

 

“早就会了,大概……一年多了吧。”

 

“啊?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

 

“你不知道的多了,我怕你又告状,要是把我抽烟的事让我爹妈知道,不得扒了我皮。”

 

“额……”

我对我不成熟的“告密”心理,产生罪恶感…………那是不可能的,我才尼玛小学五年级,心智哪有那么成熟,我哥要是不给我零食,我就一定把抽烟的事情告诉他爸他妈,噗哈哈。

 

“额,烟好抽么,怪呛人的”,我盯着他刚才给我的那根烟,烟嘴上写着商标——金桥,五元一包,当然那时候我不知道。

 

“你尝尝啊,我不是给你了么。”他不耐烦的回头瞪我一眼。

 

“额……啊……哦……”我盯着手里快攥断的香烟,犹豫许久。

我在想,如果抽了这根烟,我以后一定会用电脑在个人博客里谴责现在的自己,并且我的寿命也一定会减少很多,或许还会得上肺癌,脑残癌之类的疾病……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怕我抽了这根烟,我可以告状的把柄就消失了,因为我也是共犯了。

 

我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今天告诉我他会抽烟的事实,或许因为刚才的枕头大战不尽兴吧。

 

 

犹豫了很久,很久,大概甚至有几毫秒之长,我才决定——

拿起我哥手里的打火机,学者我哥的动作,点着香烟。

 

“啪。”

 

打火机里的火苗窜了起来,我能感受到那股热浪向我袭来。

我精准的让火苗对准烟头,仿佛我才是一个老手一般。

就这样,一秒,五秒,十秒后,烟……仍然没有点燃。

 

我听说打火机点燃时间太长会爆炸,吓得我赶紧关上火机。

我哥一幅无奈的表情告诉我,点烟的时候,嘴里要“吸”,这样才能让火和烟草融合,从而点燃。

 

我听懂后,再次按下打火机。

 

“啪。”

 

我哥意识到不妙,因为我已经直勾勾的按了两次火机,如果因为火机的声音吵醒他的父母,那将是世界末日一般的灾难。

 

我俩贼兮兮的。

 

 

他看我仍然不敢“吸”,于是抢了过来我的烟,然后帮我点燃,递给了我。

 

我望着手里的香烟,发呆。

 

我哥在旁边“讲解”抽烟的方法,比如如何吸,如何吐,而且告诫我第一次尝试抽烟会很难受,会呛到自己。

 

我肯定知道,因为我光问着烟味就够呛了,何况是抽烟。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

 

这一口烟,或许对我人生线路产生了丝丝改动。

 

 

“咳……咳咳咳!”

结果当然是我被呛的头晕眼花,双眼含泪。

我哥一边用被子捂住我嘴,怕因为我的咳嗽惊醒他的父母,一边说着“不是刚才让你慢点抽嘛”的话。

 

不开心,第一次抽烟就这样出糗,我又吸了几口,就这样扔掉了。

不好抽,什么鬼。

 

我哥一幅“此子不可教”的表情,我以为“最终王牌”是什么,结果只是一根差点要了我命,让我咳嗽半宿的香烟。

我悻悻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

……

 

 

 

 

————————————————

 

那之后,我俩像是没事人一样,仿佛忘记了这个事情。

 

后来啊,

虽然我还是没有自己的电脑,但是我搬了新家,当然我哥他家仍然在我家旁边,只不过,我哥他们一家人都已经出国去了迪拜。

而我在新家,终于有了梦寐以求的二梦想之一——有了自己的卧室。

虽然还没有自己的电脑,但这已经够兴奋了,因为晚上我可以自己做爱做的事情。

 

晚上我经常喜欢拿一根蜡烛,然后管同学借几本漫画书,在床上,在晚上,在黑暗的晚上偷偷的看。

我当然不能打开电灯,那样我就会被发现。

 

又或者买回来几袋零食,趁着父母睡着偷偷的吃——我并不是不可以随时随地的吃,但我就是喜欢在黑夜里,在自己的空间里吃,吃到鼻子里的事没少干过。

我喜欢那种“罪恶感”衍生出的刺激感,我的父母让我准时睡觉,但我却喜欢做其他的事情,我想大多数的孩子都会有或多或少这种“叛逆”的心理。

 

虽然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电脑,但我得到了满足。

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就不错啦,和神仙没什么区别。

小孩子,没什么追求,这样就不错了。

 

 

 

我在初中的那个学校,并不是什么重点中学,相反是个“混混”学校。

初中的时候,所有孩子都在想这个学校和那个学校“打架斗殴”这种事情,来让小孩子能获得大人的“社会感”,我也不例外。

我们学校并没有多少认真学习的孩子,所以我每次能考到全校前三名甚至第一名也并不例外。

可笑的是,我并不是文静的乖孩子,相反,我和那些“混混”成天打在一片,玩的比谁都欢,我现在都能记着那些老师用纠结的表情看我样子。

 

和这些“混混”孩子相处过久后,会发现他们每个人都会抽烟。

虽然才是初中生,但抽烟似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他们的家长肯定不知道。

 

他们一直劝诱我也吸一根,我肯定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吸,我就马上去吸。

 

直到初二,我仍然不会抽烟,因为几年前和我哥那次“历险记”导致我对这种东西产生畏惧,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抽烟到底有什么好处,除了让你感觉呛,难受外,我无法找到其他形容。

 

而且我初中时零花钱不多,买一盒像样的烟肯定是几天吃不到零食的代价。

 

 

所以无论从利益和身体舒适度的角度考虑,我都选择不抽烟。

 

但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风,有一天我兜里的钱恰好能买一包烟,我竟然买了一包烟。

然后把它放在书包里,和往常一样回到家里。

我心里扑通扑通乱跳,为什么买这包烟呢?

 

因为我在想,今晚的黑暗世界里,要不要试着抽根烟呢?

偷偷看漫画,偷偷吃零食,已经无法满足我了。

我要大胆尝试一下。

 

 

 

兴奋激素使我无法思考,我连晚饭都没有吃下去的食欲,大脑都在想“今晚偷偷抽烟”的罪恶感与快感。

 

终于,父母看了会电视,也都去睡觉了。

我假装躺下睡觉的样子也不用装下去了,我悄悄的起床,踮着脚走到放书包的地方,然后慢慢的拉开拉锁,这过程中我不敢呼吸,静静的听着自己的心跳和拉锁被拉开的声音。

我娴熟的拿出那包烟,因为以前都是零食放在那里。

 

又找到一个打火机,这个东西我家里有很多,哪怕少了一个也不会被发现的,大概。

 

我把自己的屋子门悄悄关上,正值夏天,窗户打开但纱窗是关着的,我看了看这最后一道难关——只要把纱窗打开并且不弄出声响……

 

像是贼一样的我,打开了纱窗,把烟盒的封条撕掉,拿出里面的那根烟。

他代表着解放,代表着我与父母的对立,我在做他们严禁做的事情。

 

 

点燃香烟之前,我机智的用我的衣服,把门下面的缝堵上,夏天的我这屋,空气是从外面往屋内流通,以防万一,我怕父母闻到烟味。

 

终于,一切准备都完成了,我点上了那根罪恶的香烟。

 

 

那时候,我听说,香烟可以缓解人的忧郁。

不过我并没有什么忧郁事情,所以我就装作很抑郁的样子,像是一个逗逼一样的吸烟,也导致我现在每次抽烟别人看我都会说我在想心事。

…………………………

………………

…………

 

 

 

 

 

 

那后来,已经不重要了,每天重复“锻炼”的我,开始沾染上了吸烟的习惯。

烟确确实实带给我许多精神上的释放,也带给我一系列的回忆。

如今物是人非,我已经真正的有了自己的卧室,也有了自己的电脑,也做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程序员行业。

但不变的是手里的香烟,我喜欢“长白山”这款香烟,他的香料浓厚,并且烟燃烧的很快。

 

我爸经常对我说,你怎么老是抽这种烟,我说很香啊。

我爸说这烟里添加了太多香料,香的过分,甚至呛人。

但我觉得恰好。

我爸说,你如果有能力,每天抽盒“中华”香烟也不为过,何必抽这个劣质烟。

这个烟带给我太多回忆。

实实在在的回忆,不是廉价小说里的东西。

 

“爸,哪怕我以后是亿万富翁,只要这个香烟还有,我一定会抽下去的。”

 

“当然……如果是个乞丐的话,也……尽力抽这个烟。”

 

……………………

…………

……

 

 

 

 

 

这个烟开始的价位是6元一盒,因为叫“长白山”,我们习惯的叫他“长6”,每当去任何的小卖店,只要一句“长6”就肯定会得到店员的理解,如果你连“长6”都不知道是什么,那说明你这店员还太菜了点。

后来在初三的时候,他涨到了7元,名字也就叫做“长7”,虽然有时候也会突然去小卖店说“给我来盒长6”,但店员也会不思索的拿出熟悉的烟盒。

 

哦对了,今天我在玩游戏的时候,我爸突然坐在我旁边,拿起我电脑桌上的“长7”,对我说

据说过几天烟草要涨价10%,这个以后就8元了。

………………

……

 

 

 

我回过神来,烟气仍然在往上飘,不知道思绪扯到多远。

那种短暂,却像是梦一样的回忆,我想我必须记录下来。

写完这篇废话文章后,烟灰缸已经躺着5颗烟头。

6 Responses to “ 香烟 ”

  1. 233
    文采不错
    然而我并不抽烟

  2. 。。表示。我不抽烟

  3. 博主说不定有写小说的天赋,想看更多文!(敲碗

  4. 博主说不定有写小说的天赋,想看更多文!(敲碗。

发表评论